0371-6777 2727

从韦博英语关店危机看教培行业“裸奔”现象这

更新时间:2019-11-04

  锐评:韦博英语,一家历经20年发展的传统教育培训机构老品牌,在全国十几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多家线下门店。如今,却面临门店关停现状,让人唏嘘。到底是何原因让韦博英语走上如此结局呢?

  近日,英语培训行业曝出猛料,曾被大众追捧的“英语培训四大巨头”之一韦博英语线下门店大面积关停。

  10月10日,韦博英语北京办公室张贴有一份未有日期和印章的《关于学员安置预案的进展通告》。通告称,由于北京韦博经营不善和严重亏损,导致校区运营和教学服务无法正常进行。

  据了解,目前北京、上海、成都、山东、杭州、成都等多个城市的校区也已关门。员工们忙着讨薪、办离职;学员们忙着维权、停止分期贷……

  韦博英语作为一家历经20年发展的传统教育培训机构老品牌,在全国十几个城市拥有超过200多家线下门店。如今,面临已是满城风雨的门店关停现状,让人唏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韦博英语成都维权登记人数在1000人左右,牵涉的学费金额至少在2000万以上。上海韦博维权群登记人数达到1121人,牵涉学费金额在3500万元以上。其他各地,截至发稿之前还未有准确数字,不过从此次爆出韦博英语关停门店来看,涉及金额早已过亿元。

  众所周知,传统教育培训机构收益主要来自于学员学费。但随着学习成本不断上涨,课程价格动则上万,普通消费者难以一次性的付清所有款项。

  据业内人士透露,一些金融机构为了获得客户,提升业绩,与教育培训机构合作中,往往一次性把钱打给韦博英语培训机构,韦博英语给用户提供相应的课程服务,消费者再按月给资金方缴纳本息。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久前,有网友爆料出,韦博英语通过线上线下大规模“贴心式的套路”营销模式套路,诱导大量学员从广发银行、招联金融、百度有钱花等机构申请数万元的培训贷。

  此消息一经爆出,随之迅速成为各大网络媒体的热点话题。紧接着,又爆出韦博教育在全国各地线下门店开始关停事件。

  现在,随着韦博英语事件的不断发酵,一场轰轰烈烈的用户维权、员工索要工资、金融机构追债的大幕渐渐拉开。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研究员陈波博士表示, “韦博教育线下门店关停危机的背后,反映了互联网金融企业在教育机构消费金融方面渗透率非常高,也说明了韦博英语对金融机构提供的教育分期订单产品有非常高的依赖度。”

  据统计数据显示,此次,韦博英语线下门店中课程分期产品订单数量达到全部比例的50%-70%之间,而在关闭门店的订单数量甚至高达90%以左右。

  同时,可以看出,韦博英语与所有”跑路”的线下培训机构似乎都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为了最大限度快速回收现金流,让大部分学员,通过刷信用卡或者跟金融机构签署贷款合同等分期付款方式来支付未来的学费,逐渐地让消费者深陷这种营销套路之中。

  走重资产运营模式,一直以来是教育培训行业一贯的路子,他们对于现金流如饥似渴对。而作为英语培训行业四巨头之一的老品牌韦博英语,金融机构自然成了他们的合作的首选对象。

  据记者了解,在事发之前,有金融机构均曾对韦博英语的线下门店做过充分的贷前调查,并有金融机构的相关人员核实过韦博英语门店的财务情况,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业内人士则表示:“某些金融机构虽说在对培训机构的线下门店财务报表抽查中没发现有问题,但这种门店在第二天跑路的可能也非常大,也不排除为了与其合作不惜一路开绿灯。”

  《商界》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一位在上海的韦博英语用户,她说道:“9月底,我分期贷款交了3万多元的学费,约的10月10号的开课,但10月9号,他们店门都已经全部关掉了。目前就课程以及费用事宜,韦博英语没有任何人说接下来要怎么办?他们不能收了钱,拍拍屁股就跑路呀。”

  从韦博英语各地门店关闭,致使学员因无法上课而出现还款矛盾的事件,到各地学员控诉韦博英语跑路的情况,以及大量韦博英语员工讨薪维权不断发酵的程度来看,一轮更大的风险突袭正在路上。

  前不久,在网上流传的一份“一个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的公开信显示,“未来北京公司将会宣布破产。之后我们的工资和大家的会员费都将灰飞烟灭。根本不会真的退费,他们也没有费可以退。”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

  就此事件,有公开信息显示,从今年7月份开始,200多名北京员工就已经没有收到过薪水。

  韦博教育的老板高四海也曾于9月26日对北京员工承认“资金周转出现问题”,但是随后作出了一个“承诺延期”。然而,随着韦博英语在全国范围内大面积不断爆雷,这个承诺也许又是一纸空文罢了。

  一位已办理离职手续的韦博员工告诉记者,位于北京总部的员工们已经离开了大半,公司拖欠的工资,眼下公司也没有任何解释,他们只能从法律上继续跟这家公司“撕扯”。

  事实上,韦博教育维权的不仅仅只有用户和员工,这期马报开什么生肖,还有多个校区的老师也在维权。据了解,北京崇文门校区曾由于3个月没向教师发放工资,随后大量老师离职罢工,去劳动仲裁讨维权。

  不久前,有多名韦博英语上海总部员工前往徐汇区劳动人事仲裁院维权,声称韦博英语拖欠员工工资、奖金已久,且存在社保欠发等问题。

  一家曾与韦博英语有过合作的负责人向《商界》记者透露,“韦博英语的一些运作模式本身就有问题,这几年好像一直在亏损,不光是北京,旗下公司好像欠款已经上亿了。”

  而与韦博英语类似情况造成倒闭的,还有全国连锁的英语教育机构莎深圳翁少儿家庭英语。曾完成Pre-A轮千万元融资,家长在前一天还收到上课提醒,隔日就收到停课通知,被告知公司已破产。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研究员陈波博士表示,“在金融机构眼里,教育分期产品,用户只要买单,签定贷款协议后,如果不还款就要上征信。因此一旦教育培训机构出现跑路事件,用户最后就称为受害者,只能通过维权这一条路,最后慢慢地就会演变称为集体事件,这一点对于消费者维权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面对不断升温的各地大规模关停门店事件,韦博英语曾官方也曾给出的说法:属于架构调整。

  退一步来讲,就如韦博英语所说,是局部地区的战略调整,那么关闭部分地区成本过大的线下门店可能是为了止损。但奇怪的是,在出现问题后,韦博英语曾接受合作金融机构的询问,随后金融机构则表示并不是因为资金风险而关闭门店,韦博英语至今也难以自圆其说,因为经不起推敲。

  陈波博士分析:“从欠薪、维权事件可以看出,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在很大基础上可能是私下挪用资金导致的。”

  如果韦博英语内部因由于挪用资金问题坐实,那么必然会促使与之合作的几家金融机构立马砍断韦博英语的现金流,影响所有业务的运转。促使一些融资平台和金融机构对培训机构的教育分期产品加大缩减力度,对于整个市场会带来影响。

  比较奇怪的是,作为韦博英语总经理的高征宇于10月10日上午现身于上海,根据网友分享的一则视频可以看出,高征宇行事十分淡定,并未对前来质疑的学员有任何回应。“鸟巢茶•坦洋工夫”红茶大茶饼在济南展出8

  而作为韦博英语创始人的高卫宇终于才在今日凌晨向韦博英语总部及上海各中心员工发出公开信。

  根据企查查显示,高卫宇的所有公司共92家,担任法定代表人66家,控股企业80家,关联风险达72条,且大多与韦博有关。

  前不久,韦博英语老板之一的高四海曾在北京总部大声告知维权人员,“你们爱去哪里告随便,爱怎么着怎么着,就是没钱,以后各中心都会关门。”

  另外,此后会导致消费者对培训机构产生不信任危机,对韦博教育集团其他业务也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从聚智堂董事长卷款潜逃,到新三板挂牌公司环球拓业的主要负责人失联;到环球美联负责人跑路,再到当下的韦博英语危机。为何当下的教育培训机构为何如此脆弱?

  有业内人士分析,近年来整个教育培训产业竞争惨烈,教育培训机构在急速扩张市场和缺乏监管的情况下,一旦经营不善,往往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势必会陷进恶性循环的境地。

  要知道,培训机构在预付费的经营模式下,他们为了保证充足的现金流,势必会通过不断宣传吸引更多的学员来报名参加,而大多会教育培训机构则会选择和金融机构合作推出分期付款的模式,以此打消家长对于高额学费的顾虑。

  同时,由于金融企业本身发展就良莠不齐,加之国家出台相关整治措施,有的企业为了招揽客户,提升业绩,开始不惜降低门槛给教育培训机构“开绿灯”,这在一定基础上本身就会加大风险。

  大多数培训机构为了保证充足的现金流,往往会把学费挪用做其他事宜,一旦被挪用的学费“窟窿”补不上,倒闭破产往往是最终结局。如2016年湖南明思教育跑路案,70多名家长的143万元被负责人卷走。

  维权事件一旦发生,曾道人玄机网!由于教育培训机构既是企业也是学校,有着双重身份,就导致出现多个部门各管一段的现象,家长们找工商部门,得到的答复是这家机构是教育行业,应找教育部门;教育部门又说,机构没有办理“办学许可证”,而是在工商部门办理的营业执照,属于企业超范围经营,应由工商部门负责;公安部门则表示,诈骗证据不足无法立案,让家长们直接到法院起诉。最终,各部门间互相踢起来“皮球”。

  至于预付费一事,相关法律专业人士表示,教育培训机构所实行的预付学费赢利模式本身具有一定的风险,大多教育培训机构把学员的预付费用挪作他用,本身就已经构成诈骗,如有发现问题,应该及时追究,造成损失的可以要求教育培训机构赔偿,严重的还需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专家建议,应提升对教育培训机构违规的成本,缴纳专门的风险保证金,一旦有企业跑路,保证金就可以用于赔付客户损失。

  此外,有网友爆料就关于韦博教育是否涉嫌欺诈问题,目前还未有充足的证据证明。

  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教育培训机构想要长足发展,不仅仅要有明确的经营目标和扎实的教育基本功,更要有一份对社会的责任。